安全知道|暴利的诱惑:网络“代理退保”黑产猖獗

2022-11-17 13:14:442829人阅读

 “退款快的话两个月,慢的话估计要等,具体时间真给不了。现在能给你具体时间的,你都得犹豫一下,琢磨琢磨他是不是骗你的。”听到代理退保人员这么说,王欣(化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还觉得对方确实在为她着想。

  但当她接着询问后续操作的时候,对方却一再含糊其辞,反而质问王欣是不是不相信他。王欣隐隐有些担心,如果按照对方要求将保险合同和手机卡原件邮寄过去,自己的个人隐私和保险都将面临一定的风险,一旦受损将无法挽回。

  对于王欣这种情况,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黄丹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给代理退保人提供保险合同和手机卡存在个人信息泄露的风险和资金安全的风险。此外,如果被犯罪分子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还有可能成为犯罪分子的帮凶。

  王欣也就此打住,更放弃了退保的念头。

  都是套路

  现在回想起来,王欣觉得这个代理退保人的可疑早有端倪。

  当时,她在某社交平台上看到有人分享自己的退保经验,保费退了80%之多,有的人甚至全额退款,手头紧张的她有些心动,就在其中一条帖子下面留言询问具体的操作方式。没多久她就收到一条私信,说保险失效、断缴或者不想交的都可以退,具体如何操作需要加对方的微信。王欣也正是按照这个说明和对方建立了联系。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也有人遭遇了和王欣类似的事情。

  今年年初,就有人在该平台分享说,看到有的博主晒自己保单全额退款的经历,结果在和他们沟通后,发现他们不过是一帮做过保险的人来“薅羊毛”,在只提供建议的情况下,对方就想索要退款30%的抽成。

  和王欣一样,他们都很可能遇到了“钓鱼贴”。

  此前就曾有博主公开吐槽,在刷某社交平台的时候,看到大量相似“套路”的故事,都是说在交了三年保费后全额退保。该博主表示,“作为保险从业人员,我立刻意识到这些文章是不法之徒,蓄谋为之。”

  今年以来,北京、重庆、湖北等多地银保监局就“代理退保”黑产不法行为发布风险提示。各地银保监局均表示,近些年来,一些不法分子打着为消费者“维权”的旗号,专门办理所谓“代理退保”业务,实则以“维权”之名骗取消费者资金,提醒广大消费者擦亮慧眼,识破骗局,警惕非法“代理退保”套路。

  虽然监管部门的打击力度加大,用户在各个社交网络或者电商平台检索不到“全额退保”等相关结果,但这些不法行为却在以更加隐匿的形式发生。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在王欣使用的社交平台进行了一次实测。在一些退保成功的帖子下,记者留言询问其退保方式,不出两日,就有四五名声称办理代理退保业务的人找上门来,私信询问记者是否需要退保。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这些人在平台上的昵称直接是“维权”、“专业”、“某某老师”等,在其社交平台主页上,有的帖子只有一条,有的甚至连一条帖子都没有。而发布帖子的日期也是近两个月,上面写着“保单维权”、“维权退保”或“全国退保”等字样。

  诱惑惊人

  其实,“代理退保”并非什么新鲜事物。

  2018年就有不法分子从事代理全额退保业务,利用监管空白,从中获取高额收益。进入2019年,他们更是愈发猖獗,通过各大社交平台进行线上宣传,打着“代理全额退保,不成功不收费”的旗号,在电商平台明码标价,并通过加盟代理、中介合作、招收学员等形式,广泛发展下线代理,并开展所谓的“保单维权说明会”“专业培训会”,形成线下逐层获益、线上网课收费的获利模式。

  这也早就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华夏时报》记者在中国银保监会官网查到,2018年底,广西银保监局就曾发布关于防范“代理退保”骗局的风险提示。截至11月15日,在中国银保监会官网上,以“代理退保”为关键词,就检索到近50篇相关风险提示文章。

  虽然监管持续关注,整顿力度不减,但“代理退保”乱象依旧屡禁不止。一方面,是因为部分消费者有退保诉求,但又不满足于正常程序下退回的现金价值,另一方面,高额的代理费用对于代理退保人员而言存在巨大利益诱惑。

  黄丹分析,市场上确实存在一些保险销售人员销售误导的情形,消费者买完保险过了很久才发现手上的合同与当初业务员承诺的不一致,但是已经过了所谓“犹豫期”,此时正常办理退保只能退还极少的“现金价值”,消费者将要蒙受巨大损失,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代理全额退保”的广告不免病急乱投医。

  “代理退保的从业者收取已交保费的30%-60%作为代理费用,由于巨大的利益诱惑,一些代理退保从业者由最初被动接受客户委托转向主动寻求业务,他们找到正常投保的消费者,冒充保险公司人员劝说这些正常客户办理退保,又诱导客户投保新的保险产品,从而赚取不菲的佣金。”黄丹如是说。

  在王欣的案例中,对方向其承诺可以保证85%的保费得到退还,能不能退回全款要看后续和保险公司的沟通情况,但无论退还多少,对方表示他们都需要从中收取退款的50%作为手续费。根据王欣的保单情况,如果按照退还85%的保费计算,对方将从中得到至少2万元的收益。

  在暴利的诱惑下,“代理退保”黑产的作案手段也在不断“推陈出新”。黄丹表示,一些黑产甚至开始自导自演,雇佣新客户虚假投保,利用监管规则,比如禁止保险公司跨区域经营,达到一边骗取佣金,一边全额退保的目的。

  同时,黄丹也指出,“代理退保”的存在,暴露出我国保险行业的诸多问题。

  她坦言,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暴露出为了盲目追求保费规模而忽略销售合规,以及对于客户个人信息管理上的不足。对于保险客户来说,退保黑产能够轻易取得消费者的信任,暴露了部分消费者对于保险公司的信任危机以及消费者对于保险知识的匮乏。对于保险监管部门来说,“投诉指标”对于保险公司的负面影响可能是保险公司可以被轻易拿捏的关键,我们是否可以寻求更加合理的管理举措。

  对于有效治理“代理退保”黑产,黄丹认为,这既要求保险公司规范销售行为,不给黑产可乘之机,又需要保险行业建立有效的信息共享机制,联合执法部门打击退保黑产。同时,还需要提高保险消费者对于保险的认知水平,给消费者主动提供合法维权通道。

原文链接

0
现金券
0
兑换券
立即领取
领取成功